刘艺:“黑脸书记”治村记
时间:2017-01-22 字体:[ ] 分享到:
0

刘艺(前)带领党员干部在南村村河清理淤泥和河面垃圾

  重重的铲斗,朝着蓝顶厂棚狠狠地砸了过去,这一记挥向违建的重拳,驱散了山坳间悠悠升腾起的薄雾。天还没透亮,温州市瓯海区梧田街道南村村第一书记刘艺来不及洗漱,便匆匆赶到村里,径直奔向“大拆大整”拆违现场。

  12月初,记者来到这个名叫“环山路”的拆违点时,看到的并非想象中依山而建的通景道路,却是“环山”搭建的违法建筑,将山体裹得严严实实。山脚处,陆陆续续地站满被拆迁户、村干部以及看热闹的村民。阳光下,层层叠叠的白色违建被推倒后,河坑山头的绿意渐渐地露出来了。

  “刘书记,村里变化越来越大,要不要请客呦?”

  “没问题,等到南村村扮得更靓些,黄酒管够!”

  往日里不苟言笑的刘艺一边看着拆违现场,一边和村委会主任郑权国开起了玩笑。

  “刚来的时候,刘书记看起来挺严肃,我们连玩笑都不敢跟他开。”村综治主任黄胡敏说。而现在,随着村里拖延多年的难题被攻克,刘艺的笑也多了。

  

  黑脸到任 治村先要强班子

  刘艺天生肤色黑,让村干部记忆犹新的,其实是初到村里时“黑着的脸”。

  今年4月,瓯海区选派一批党员干部到村(居)担任党支部第一书记。作为区府办中层干部的刘艺被安排到南村村,担任这个党组织软弱发展落后村的党支部第一书记。

  以往提起梧田南村,“脏、乱、臭”是躲不开的评价。由于外来流动人口数量是常住村民的5倍,且村中集聚不少“低小散”产业,脏和乱久治不愈。而这“臭”字,指的就是南村河。

  今年3月,南村村河因工厂废水倾倒导致大面积污染,“牛奶河”令南村村一时臭名远播。尽管这事件最终得到妥善处置,可河道整治成了摆在南村村人面前亟待破解的难题。

  上任后,刘艺就走家入户,满村子转。出生于农村的刘艺是一名性格开朗的汉子,到任前虽有心理准备,但看到村里景象,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。尤其是第一次全村党员会议,到会者三三两两,更是给他迎面泼了一盆“冷水”。

  找准“病根”,才能对“症”下药。“水污染问题在河里,根子在岸上。‘牛奶河’看起来是偶发事件,根子在于村两委班子软弱涣散、党员凝聚力不强。”刘艺认识到,首先得彻底改变村两委班子和全体党员,才能改变村民对村务抱着“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”的消极态度。

  治村,先从治理村干部开始。刘艺和村两委合计,制定了整改方案,改变原先的“两周一会”为“每周一会”,并规范了村两委工作程序,严格执行坐班、“五议两公开”等制度,时刻跟踪各项整治工作的进展。

  为了调动各种资源,刘艺带着方案一次次往街道跑,向街道负责人展示南村村整改的决心,最终争取到资金,投入红色阵地建设。

  如今,村两委的工作氛围明显好转,干工作有分工但不分家,责任意识显著增强,提升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。

  “刘艺书记来了以后,村里的党员活动比以前丰富,党员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很多。”村支部书记胡方剑说。

  村干部逐渐改变了工作作风,群众对村干部的信任度提高了。

 

  红脸治乱 三个月铲除废品点

  毗邻城区,三面环山,高速公路村前过,小溪河道穿村流……单纯从硬件条件看,南村村都不应该是如今的落后面貌。但是,“脏乱差”却曾是南村村的代名词。

  在全村随处可见的闲置地上,三四十个废品废塑料收购点曾在此随意“安营扎寨”,成了最大的环境“毒瘤”。“正是这种便利的区位条件给村环境治理带来的压力,让南村村成了低端产业的集中点。”住在幸福路的村民胡方敏对刘艺坦言,自己一点都不幸福。他家的老宅就建在村口的大榕树边,小的时候,这里都是村干部、老人们的议事之地,如今却成了垃圾的堆场。

  “周边都是废品废塑料,附近住的都是外来人员。高峰时,本地村民3000多人,外地人达到2.1万人。”刘艺从一些搬走的村民口中获知,村庄缺乏治理是他们背井离乡的主要原因。而这些废品废塑料带来的是农地、水体污染和村庄脏乱,大大超出了小村的环境负荷。

  一场环境整治的战役就此打响。连续3个多月时间,刘艺带领整治组,联合街道相关部门在7个废品废塑料集中点开展11次统一行动,并由村两委和村巡逻队分时间段轮班巡查200余次,终于取缔污染环境的废塑料收购点32家,关闭废塑料加工点23家,基本铲平顽固的废塑料“根据地”。

  那个时候,黑着脸的刘艺带领村干部24小时把守进村的两个口子,废品废塑料只准出、不能进。为了彻底断了污染源,刘艺已记不得红了多少次脸。

  为了巩固成效,刘艺还发动村民建立村环境卫生举报微信群,对死灰复燃的收购点进行举报并及时打击,“只有不断增强村民的环保维权意识,提高参与监督的热情,并巧借民意期待的‘东风’推进治理,才能真正推动环境质量持续改善。”

  与此同时,刘艺与“两委”一起投入为民办实事。为改善居住宜人环境,南村向上级争取700余万元,对1600米的河岸进行驳坎、绿化,该工程现已在施工进行中;在104国道入村主干道——教导路、幸福路、环山路,对沿线1.2公里种植了50余株树木进行绿化整洁;幸福路桥下常年逢雨必积水,投入8万元进行修补完善……

 

  笑脸迎新 拆违治乱见成效

  针对村里企业“低、小、散”,部分企业存在消防安全、环境污染的隐患问题,刘艺牵头联合安监、工商、环保等站所共开展5次专项统一行动,排查企业393家,存在隐患215家,采取断电105家,查封58家,取缔7家,立案处罚案件3件,罚款金额1.6万元,行政拘留1人,刑事拘留7人。同时开展出租房消防安全整治行动,共排查隐患出租房592户,整治382户,现有492户,其中注销133户,发放抄告单256户,断电41户,临时查封87户,行政拘留房东1名,整治“三无一少”企业,关停了一批无证照,不符合环保标准的企业,并加强了有证照企业的提升工作。

  经历3个月的环境整治,南村村的村容村貌颇有改观。可面对擅长打游击战的废品收购点经营户,刘艺心里还是乐不起来。他深深懂得,即便是赶走了废品收购点,违法建筑、逼仄混乱的城中村随时有可能滋生新的“低小散”。

  如何彻底改变环境?推进整村改造,才是治本之策。借助市里开展“大拆大整”专项行动的东风,刘艺统一村两委班子的思想,痛下决心推进拆违治乱。

  “思想做不通的一些违建户,推到我这边来吧。”刘艺向村两委班子承诺。而在其积极争取和发动下,原本瓯海区安排在2018年完成对南村村整村改造的计划,被提早到2017年。对于城中村改造的提前到来,村里虽有贬褒不一的议论,黑脸的刘艺却是态度坚决。

  “越早改越主动。晚了就有更大的不确定性。”看着在轰隆隆声中推倒的一排排违法建筑,分管城建工作的村委会副主任卓德道拍手称快。他拉着记者沿着游步道登上有着300年历史的伴云观大庙。从高处放眼望出去,依山而建的南村村,恰似簸箕畚斗一样。“村里老人说,只要把村里彻底改造好,不怕好的项目不到南村村来。”

  山脚下,金丽温高速公路将要在村委会办公点附近开个口子,直通城区的城市快速路双南线的改建也近在眼前,涉及拆迁的湾底村等正在大力推进实施。每当有村民谈起南村村的未来,刘艺都会开怀大笑。

  “原来我们以为上级派来的第一书记就是走过场、镀镀金。”看着8个月来的变化,村民胡忠弟感叹,“刘书记实实在在地帮我们找到了出路。”

谈到驻村生活和南村村的未来,刘艺颇为感慨:“8个月,虽然辛苦,但很充实,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悉了,等离开的时候,肯定舍不得。”

俯瞰山下的小村庄,回忆村庄变化发展的点点滴滴,刘艺脸上泛起了笑容。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